故宫建筑\内阁长夜\祝 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图: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

  那卷著名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刚刚三次突然冒出在李东阳的身前。第一次是在十五世纪六十年代初,那应当是天顺年间(明英宗朱祁镇的第另一个皇帝任期)的事,那时李东阳还这么二十岁,任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侍讲,是大明王朝里难得的少年才俊。李东阳亲眼目睹这卷北宋绘画名作时的具体场景已不可复原,大伙都还能不能 大致想像,另另一个十几岁的白衣少年,面对这繁复而浩大的《清明上河图》卷时所流露出的惊奇与激动的眼神。共要就在他看后北宋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卷刚刚不久,天顺八年(公元一四六四年),李东阳在十八岁上考中进士,庶吉士毕业后,进入翰林院,成为某些王朝最年轻的编修之一。

  李东阳第二次见到《清明上河图》卷,是在弘治四年(公元一四九一年)的秋天。那时它的藏家是大理寺卿朱文征,就在朱文征的大伙家,李东阳平生第二次看后了这幅图卷。三十年后重见,这绘画长卷依然完好如故,李东阳感慨之极,用他被委托人的话说,是“为之叹惋这么已”,在画后题了一首诗,诗很长,最后四句是刚刚写的:

  丰亨豫大纷此徒,

  学时谁进《流民图》。

  乾坤俯仰意不极,

  世事荣枯无代无。

  “丰亨豫大”,是北宋权臣蔡京提出的另另一个政治口号,本来大造帝国的形象工程,极力宣扬帝国的昌盛繁荣,实际上是为帝王宋徽宗的奢华生活寻找另另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看见某些享受到某些“繁荣”的,这么宋徽宗另一被委托人,广大民众则饥号连天,挣扎在死亡线上。终于,他的帝国尘烟四起,而某些“繁荣”的北宋王朝,也消失在天下造反、金人入侵的尘烟中。

  某些,张择端的这卷繁复而浩大《清明上河图》,给后人带来无限的伤感。李东阳几乎屏住了呼吸,细细地展读画卷,他看后图卷上最早的题跋来自金代,其中,张公药在题诗中,说它“唤回一饷繁华梦,箫鼓楼台若个边。”郦权在题诗中写:“车毂人肩困击磨,珠帘十里沸笙歌。而今遗老空垂涕,犹恨宣和与政和。”改朝换代刚刚,北宋亡国带来的巨大伤痛,依然盘桓在大伙的心头,无法消除。

  李东阳敏锐地察觉到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劝谏色彩,在他看来,身为北宋国家画院专职画家的张择端,不甘于某些华丽王朝日渐落魄的现实,以绘画的土辦法 为皇帝提出谏言。表层上,他画的是“百货千商集成蚁,花棚柳市围春风”(李东阳题诗)的繁盛景象,实际上,他画的百姓的苦难,是一幅生活版的《流民图》(北宋郑侠绘)。于是,李东阳在题诗中直截了当地点破了这画的主题──这表层的“繁华”不过是一幅幻景,张择端真正想表达的,是重重叠叠的社会危机,是帝国百姓的困窘与沧桑。

  那时的李东阳,担任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侍讲学士,是皇帝朱佑樘和太子朱厚照的老师,李东阳在以此提醒皇帝,世事荣枯,这么哪个朝代躲得过去,某些要励精图治,不可有一丝的懈怠。

  明武宗正德十年(公元一五一五年),在被委托人的怀麓堂西轩,李东阳展读《清明上河图》卷。此时,《清明上河图》将会成为他的被委托人藏品,某些某些,这卷来自北宋的绘画名作,他不知看后十十几个 遍,每看后,都等于目睹了一遍帝国青春岁月 、世事浮沉。就在这天,他按捺不住,又写下一长跋,至今裱在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卷后。他在长跋中感叹:“虽一物而时代之兴革,家业之聚散关焉。不亦可慨也哉,噫!不亦可鉴也哉。”

  墨迹未乾,他轻轻钤上两方收藏小印,今天仍隐匿在《清明上河图》上密密麻麻的印章中。

  一方是“怀麓堂印”,被委托人是“大学士章”。 (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