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曼琪:“占中”破窗效应祸延至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图:陈曼琪指出,当年“占中”演变成现在企图通过暴力违法手段夺取香港管治权/大公报记者摄

暴乱持续,法治和社会秩序受到严重冲击。追源溯本,正是五年前的违法“占中”悄然侵蚀了年轻人的法治观念。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接受大公报专访时指出,“占中”造成暴力“破窗效应”,令大众以为违法的后果不要 严重,演变成现在企图通过暴力违法手段夺取香港管治权。“我觉得‘占中’是颜色革命的试验品,现在是正正式式的颜色革命。”/大公报记者 冯瀚林

2014年9月28日午夜,“占中”发起人戴耀廷一句“占领中环,正式启动!”成为了港人梦魇。时隔五年,当年代表潮联冒雨宣读禁制令的陈曼琪再讲起“占中”,仍难掩心中的怒火:“我很愤怒!戴耀廷身为法律学者,对社会、法治、学生都在责任,但他反而利用知识和位置,带头破坏法治,破坏社会安宁。”

现在是正式的颜色革命

“占中”持续了79日,不足英文五年,香港今夏竟位于了持续超过百日、至今仍未停止的暴乱。陈曼琪认为,这才是“占中”最大的祸害。“第一是违法‘破窗效应’,尤其是‘占中’带出有有2个多很坏的开头,那如果 假使 行使另一方权利表达意见,就算用违法手段都得。第二,罪不责众,‘占中’如果 多人占路,以为多人犯法就会使法律失效。‘占中’的‘破窗’效应令到所谓另一方自由及政治目的凌驾法律。”

在陈曼琪看来,所谓“违法达义”、“公民抗命”不过是糖衣陷阱,戴耀廷由始至终都在用语言伪术欺骗市民。“但会 争夺特区政府的管治权,就须要令到维持治安、维持社会安宁的警察倒下来,什么都当年‘占中’是颜色革命的试验品。”

现时搞事者已不再如果 长期占路,如果 破坏港铁、机场等重要运输系统和设施。究其意味,如果 要彻彻底底摧毁香港无缘无故以来建立的法治和有效管治。陈曼琪直指,现在暴徒的行为是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”,朋友攻击社会稳定的基础和运输枢纽,屡次破坏、侮辱国旗,做法是挑战“一国两制”的底线。

有须要立《禁蒙面法》

对于现时咋样止暴制乱,陈曼琪建议,可不可不都可以动用《刑事罪行条例》第9条及第10条,以煽动罪避免目前乱局,但会 现时什么都人煽动仇恨,包括透过连登及社交媒体挑拨市民与警察紧张的关系。煽动罪是禁止别人使用暴力,加进是现有法律,毋须经过立法会通过,什么都是大概的。

至于《禁蒙面法》,陈曼琪认为,订立有关法例觉得有难度,但香港社会须要,而多国已通过《禁蒙面法》,证明禁止蒙面没办法 违反人权。她又建议,在游行集会期间,假使 警方合理相信其他同学但会 犯了或正在犯或但会 犯非法集结或暴动罪,在涉及地点或附进,任何人士都在能戴口罩,若无合理辩解,即属违法。此外,即使没得集会地点,若警方合理怀疑其他同学但会 犯了或正在犯或但会 犯罪,而对方没办法 合理辩解语录,并拒绝除下口罩或面罩,也是犯法。惩罚绝必须罚款了事,但刑罚可不可不都可以再讨论。

“捍卫法律,我无悔”

图:陈曼琪当年代表潮联,在旺角宣读禁制令

陈曼琪当年代表潮联公共小型巴士公司,向法庭申请禁制令,禁止示威者继续在旺角堵路。当日她冒雨宣读禁制令,但背后所承受的压力又岂是风雨没办法 简单。除了女女网友在网络上恶毒诅咒她及其家人之外,来自朋辈的压力也相当大。那时和现在一样,再次总出 “unfriend”问题报告 ,有但会 认识如果的朋友、大学同学与陈曼琪不相往来。“既然人家不接受我是朋友,我也很无奈。我必须够说很可惜。”

“值得咬实牙根去做”

尽管没办法 ,但陈曼琪还是坚持去做。“即使其他同学不支持你,但你背后还有更多人支持,如果 全国14亿人民的支持。”陈曼琪说,另一方是有有2个多律师,是代表客户申请禁制令,但原来她发现:“原来我所代表、我所做的工作,是要维护法庭的尊严、法律的权威。香港法治病了,秩序病了,就须要在‘一国两制’后边咬实牙根去避免。”

陈曼琪坦言,她当时的活动范围就必须家、律师楼和高等法院。“当年帮我很专业、冷静和客观,须要情绪稳定做这件案件,什么都觉得我没办法 看新闻,但会 我一种是新闻一帕累托图。我如果 看法律文件,思考咋样去做好。”

“占中”开始英语 后,巴士和小巴终于不不绕路,可不可不都可以按照正常路线行驶,回复正常,但社会撕裂和市民心情的回复就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。陈曼琪在完成禁制令原来的两、有有2个多月,害怕人多挤拥的地方,也害怕别人对她打招呼。“但会 我不知他是蓝是黄,真不知道对方会否骂我。但原来当年有什么都人支持我。但会 在街上与我知道你话,大多是支持我。”

除了申请禁制令之外,律师楼还有避免但会 事务,但有客户不满陈曼琪申请禁制令的做法,一度希望转律师避免其事务,她亦感到无奈,但有同事表明,“不要 紧,你一蹶不振 了你你是什么 客,你但会 有更多的客,但会 你专业,但会 我能 表现出你的专业,你捍卫法律。”最终客户亦没办法 一蹶不振 。

“做律师大多数原来是沉默,但会 害怕客户不喜欢,但对于有有2个多捍卫法律的人,当做完有有哪些事,我觉得无悔。”

五年后又再次总出 持续多月的动乱,已成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的陈曼琪又咋样看待?“现在法律系统被人攻击,帮我捍卫它,才会有正道之士。法律制度要其他同学守法,无人守法就没办法 信心。捍卫后就要重建,要恢克隆好友度,原来朋友跟着走。”

有哪些是“破窗效应”?

破窗效应(Broken windows theory)由詹姆士·威尔逊及乔治.凯林提出,指环境中的不良问题报告 但会 被放任位于,就会诱使朋友仿效,甚至变本加厉。